欢迎访问慈溪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国内 > 新闻正文

鄂尔多斯借贷迷局:企业亿元存款在银行消失难取回

时间: 2019-05-25 21:39:38 | 来源: 中国经营网 | 阅读: 171次

原标题:鄂尔多斯借贷迷局:企业亿元存款在银行消失

本报记者 郝成 鄂尔多斯报道

当“存款过亿纪念包”“一个小目标”刷屏的时候,晋江一家企业存到鄂尔多斯农商行的1亿元,却已经“消失”三年,至今无法取回。这起离奇案件,见证着当地民间借贷的“升级”。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书中,晋江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于2015年9月存入鄂尔多斯农商行1亿元后,即被该行领导与他人办理虚假质押,又以承兑汇票贴现,最终资金被套走。

辗转腾挪中,为中间环节提供“过桥”资金的一方,选择报警,导致案发。据一审判决书,一家地方银行支行行长,因参与其中被判票据诈骗罪,获刑14年,但鄂尔多斯农商行的那位领导,并未被指控。

但该案背后,某某公司却至今无缘取回自己的1亿元。整个事件也被指责以刑事干预民事纠纷——“过桥”资金提供方此前曾寻求立案一年未果,而辩护人称,借贷方有较强偿还能力,其行为并不构成诈骗。目前,该案已经上诉至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暂未开庭。

5月17日、21日,鄂尔多斯银保监分局接连发布3条处罚信息(鄂银保监罚决字〔2019〕1号、2号、3号),鄂尔多斯农商行因“存在违规办理商业承兑汇票转贴现业务的违规行为,被没收违法所得86万元,并处罚款258万元;改行又因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承兑汇票、未按规定报告重大突发事件两项,分别被罚35万元。

亿元存款“迷失”

某某公司的原财务总监赵大有(化名),在2015年春天接到一个电话,邀请他把公司的钱存到一个叫做内蒙古银行科尔沁右翼中旗支行(以下简称“右翼中旗支行”)里。打电话来的 ,是王韦群,系金坛鼎昕食品有限公司、内蒙古天勋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民营企业家。

邀请的理由,是承诺做一个定期存款的话,给予存款金额8%的回报。看上去,这就是一次业内常见的“拉存款”行为,于是,2015年4月22日,赵大有将某某公司的5000万元存入了右翼中旗支行。

此后无事。到了当年7月,王韦群又发出同样邀请,赵大有又把一笔关联公司的1亿元,存入科尔沁右翼中旗农村信用社(以下简称“右翼中旗信用社”)。同年9月11日,又在王韦群的邀请下,赵大有将上述1亿元存款,挪至某某公司在鄂尔多斯农商行的账户中。

千里之外的这种存款行为,表面看上去像极了为相关银行“刷业绩”。过程中也没有出现任何差错,赵大有并不在意。期间,9月将1亿元存款换银行时,赵大有曾带着某某公司的印鉴等,前往鄂尔多斯办理相关手续。

但一个月后的2015年10月8日,某某公司在办理相关业务时,在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中发现上述1亿元存款已经被办理质押。赵大有立即联系了鄂尔多斯农商行和王韦群,简单沟通后,后者称会很快解除质押。

有趣的是,质押信息果然就消失了。但不久,质押信息再次出现,赵大有再次沟通后,10月23日,王韦群令他人将1亿元转入某某公司在兴业银行的账户内。这其中,肯定出了岔子,但好在这笔钱回到了公司,而且不再有质押信息,事情似乎得到了解决。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差不多一年后,2016年,鄂尔多斯市公安局东胜区分局冻结了某某公司在兴业银行的账户内的1亿元。案由,则是涉及王韦群等人诈骗案,而报案人、受害人竟然并不是某某公司。

相关资料显示,该案的报案人,系王某林等人。据判决书,他们在本案中曾为王韦群等人提供“过桥资金”——一些银行的借款人因为不能如期还款,往往需要这种资金来还款,等银行再次放款时,再还了这种临时民间借贷。“过桥”,可谓精准描述了这种资金的用途。

但某某公司想不明白,为何“过桥”借贷这种典型的短期民间借贷,会成为一起刑事案件,而自己已经要回来的1亿元存款,为何又会被以涉案为由冻结?

随着一审开庭,让某某公司和赵大有跌破眼镜的情节出现了:原来,就在赵大有带着公司印鉴等去鄂尔多斯那次,王韦群等人趁机炮制了一套材料,用以将某某公司的1亿元存款变为质押,并最终以承兑汇票实现套现。

一审判决中,这种伪造已经被法院认定,并以票据诈骗罪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裁判,王韦群则被判无期。当然,王韦群还涉嫌诈骗罪,正是这后一罪名,成为冻结某某公司1亿元的原因。

新闻标题: 鄂尔多斯借贷迷局:企业亿元存款在银行消失难取回
新闻地址: http://www.cicaero.com/gn/737642.html
新闻标签:鄂尔多斯  存款  中旗
Top